站内搜索: 商品 资讯 职位 下载

        新闻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 >> 鉴定指南 >> 个体识别 >> DNA鉴定应用之瑞士航空111航班坠毁事件

        字号:   

        DNA鉴定应用之瑞士航空111航班坠毁事件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1月23日 10:32

        1998年9月2日晚,瑞士航空公司一架从瑞士飞往纽约的111航班坠毁在Halifax,No-va Scotia附近的大西洋里,包括15名机组成员的在内的229名乘客全部遇难。飞机在距离陆地10公里的海面上坠毁,因此需要将残骸从60米深的海底打捞上来。
             随后的几周,一支人数众多的调查小组来到坠机现场打捞人体遗骸。之所以小心收集并鉴定这些人体遗骸有两个重要原因:第一,飞机无缘无故的坠落,有可能是机上发生了犯罪事件。飞机的旅客名单共列出了229名乘客,他们都确实用了真名吗?任何人数的微小差异都可能暗示着恐怖活动的发生,多一个或少一个乘客都意味着他有可能是携带炸弹的恐怖分子。第二个原因是帮助健在的家属找到重大灾难中的遇难者。如果这些家属们遇难的亲人身份可以被鉴定出来,那么至少现场遗留的物品可以归还给遇难者的家属作为殡葬或纪念之用。然而,往往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全家人通常是一起乘飞机旅行的,而在途中发生了空难。这样就只能在尸体之间进行相互的亲缘认定,而无法依赖健在的亲属作为参照样本。

        在总共有229人遇难的瑞航111悲剧中,鉴定人员使用了多种方法对遇难者进行了检验。这些方法包括指纹、牙齿特征、X射线、以及DNA检验。这其中只有一具尸体完整,可以用肉眼辨认出身份。由于多数遇难者的指纹和牙齿特征无法辨认,DNA检验在遇难者身份确认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总共有147名遇难者的身份可以通过DNA以外的方法确认。例如,在坠机现场共找到了1020根手指。但是,通过手指的指纹只鉴定出了43名遇难者,因为当时只能找到遇难者中很少一部分人以前的指纹记录。鉴定过程中,为了寻找遇难者可能留下的隐藏的指纹,警方搜索了遇难者事发前的住所。经过努力,一共找到了200个隐藏的指纹,从而确定了上面所提到的43人中的33人的身份。最后的一些有效的鉴定方法包括已经确定了102名遇难者身份的牙齿特征鉴定。当有参照样本时,牙齿比对是一种最为快速的鉴定方法。然而,在所有方法中,尤其是在鉴定不完整的尸体残骸时,DNA分析是一种最有效的方法。

        空难遇难者身份鉴定的DNA检验由加拿大皇家警察(RCMP)主持。从事DNA分析的部门包括了横跨加拿大的4个RCMP实验室以及Ontario省法医实验室,每个部门都提供了一组重要的数据。DNA鉴定过程由位于Ottawa的“DNA检验方法和数据库分部”进行协调。这支由50多个DNA科学家组成的队伍包括了来自Halifax、Regina、Vancouver、Ottawa的RCMP法医实验室以及来自位于Toronto的法医科学中心的生物科学家。这本书中所描述的用STR遗传标记的DNA分析方法,被用于帮助鉴定瑞航111航班上遇难的所有229名乘客的身份。同时,DNA分析还被用于验证和支持所有已用其他方法进行尸体身份确认的结论中。

        DNA检验主要分两步进行:第一,将STR分型结果相关尸体遗骸进行归类;第二,将此分型与从个人物品中提取到的以及由亲属提供的参照样本中得到的DNA STR分型加以比对。多数情况下,DNA分析是进行身份确认的惟一手段。
         
        在坠机地点总共找到了超过2 400件尸体遗骸,对其中1277件进行了DNA分析。这些样本的基因型被用来与用FTA卡提取的310个亲属样本的基因型进行比对,并输入相关数据库(如图所示)。其中有47名遇难者由于没有亲属可提供参照样本,警方就从这些人的家中收集了89件个人用品,比如牙刷、梳子上的毛发等,用于DNA比对。在收集亲属样本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突出问题,就是遇难者的亲属分别生活在遍布于全世界的21个国家。FTA卡快速收集血样并可在室温下运输,从而为成功完成DNA鉴定提供了条件。
         

         

         


        在鉴定过程中,主要采用了AmpFlSTR@Profiler PlusTM的STR遗传标记D3S1358,VWA.FGA,D8S1179,D21Sll,D18 S51,D5 S818,D13 S317和D7S820等基因座,而由AmpF/STR COfilerrM试剂盒提供的TH01,TPOX,CSFIPO和D16S539等STR基因座提供了更高的识别能力( Fregeau et a1.,2000)。采用COfiler试剂盒扩增的方法被用于坠机现场118件残骸的检验以及129件“已知”参照样本的比对检验。采用9个基因座的ProfilerPlusTM系统或采用13个基因座的Profiler PlusTM加COfilerTM系统,在坠机现场搜集的生物样本约在一周内全部检验完毕。进一步寻找样本之间的亲缘关系用了较长的时间。因为要将229名遇难人员的基因型相互比对并将它们与亲属的基因型进行比对,理论上需要进行71490次基因型比对( Leclair et a1.,2000)。由于不断检验出新的基因型,将已知基因型与参照样本的交叉比对数量已经超过了180 000次。
         
        传统的三联体亲子鉴定在229名遇难者中只占25%,检验中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有43个家庭均有2~5人同时遇难,遇难者中还有一对双胞胎,他们始终无法用DNA方法分辨出来。然而,在218名遇难者中,通过与亲属参照样本的比对,DNA检验为亲缘鉴定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结果( Leclair et a1.,2000)。

        RCMP致力于为重大灾难的调查建立一种有效模式。在重大伤亡灾难中,为确认遇难人身份,通常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法医实验室、执法人员、遇难者家属等多方合作。这样的调查同时也强调了收集参照样本的必要性。实际上,为了以防万一,RCMP给加拿大航空安全委员会提供了一份正式建议,要求经常搭乘飞机的乘客提供他们的指纹和DNA样本记录。这些记录不能由警方保管,但可以由航空公司保管或保存在个人保险箱中。在瑞航111航班空难中,全部229名遇难者均已被认定,与以前只用传统技术鉴定相比,这次用STR遗传标记的DNA鉴定技术是有史以来的一次重大成功。

        所属类别: 个体识别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